妈妈的心结在于她失去了美

妈妈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一头瀑布似的长发倾泻到肩膀上,要多妖娆就有多妖娆,不认识的人常认为她是我姐呢。

可谁能想到,我妈妈这样的一个美人,现在却几乎变成了一个秃子,原先那黑色的瀑布,在1个多月的化疗后早已不知所踪。

妈妈的情绪很低落,天生爱美的她,无法接受这种事实。她的脾气一天比一天坏,越来越不配合治疗。对亲人及各路好友泪眼婆娑的劝导,起初是充耳不闻,而后便是极为反感。医生多次说,妈妈这种状态,非常不利于术后恢复,这样下去,癌细胞再生转移的风险更大。爸爸也想不出任何办法,只能做妈妈的出气筒。但越出气,妈妈情绪越差,我们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为此,我去咨询了心理医生。医生说,妈妈的心结在于她失去了美,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只有想办法重塑她心理上美的标准,才能重新唤起她对生活的希望。

我望着妈妈稀疏的头发,想起那头瀑布,忽然心里一动,也只有这样试试了。我上网查阅了有关明星的资料,做了最后的决定。

第二天,我来到妈妈的病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的头上,我那一头乌黑的长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铮亮的光头。我微笑着来到妈妈面前,妈妈吃惊地看着我,眼里涌出了泪水。我拉着妈妈的手,跟她谈起了胡杏儿,谈起了宫泽理惠,我知道,她们是妈妈的偶像。我的语气里充满崇拜,一副铁杆粉丝的神态。妈妈一改颓废,跟我热烈地交流起来。这以后,我每天顶着光头过来陪伴妈妈。那天,妈妈说:“小华,妈妈知道你的苦心,妈妈会坚强起来的,给我也理个光头吧。”

就这样,妈妈终于走出了悲观失望的情绪,欢笑又回到了她的脸上。她积极配合治疗,1个月后,医生说可以回家休养了。半年后的复检显示,恢复良好,连医生都感叹不已。

一提起这段经历,妈妈就会说:“女儿是我的‘药引子’。”

我过去一直在外工作。老伴儿20岁那年嫁到我家,种地做工、照顾老人、抚养孩子、操持家务,全都是她一个人的活儿。因为操劳过度,老伴看上去要比同龄人老好几岁。

这几年,家中的老人先后辞世,2个孩子成家立业了,我也调回了老家的学校工作,终于可以让她享几年清福了。没想到她却患上了严重的顽固性失眠,经常成夜不能合眼。一段时间下来,老伴变得精神恍惚。我十分着急,带着她四处求医,都没有什么效果。后来经过一个老中医的针灸治疗,一宿总算可以睡上2个小时。

最近,老伴突然觉得午饭后想睡一会儿。我一听非常高兴,夜里能睡2个小时,白天再睡2个小时,睡眠状况就有较大改善了。我知道老伴这样的人白天睡觉,睡得更浅,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被惊醒。于是,在老伴午休的时候,我就拿本书,坐在卧室门口,给老伴儿当“门卫”。我这个“门卫”,防的不是贼,一是怕孙子跑进来,二是怕街坊邻居来串门。我可以防患于未然,把他们堵在院子里。

2个小时的睡眠,对于我们正常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对于老伴那样的失眠患者来说,那可是千金难买。我守卫着老伴儿的睡眠,就像卫士守卫着他们的君主,守财奴守卫着他的宝藏,战士守卫着自己的阵地,尽心尽责,心无旁鹜。我虽然拿着书,但那只是一个摆设,可以说,连一个蚊子飞过都逃脱不掉我的视线。

我跟校长请假时,开玩笑说:“我找了个第二职业——当门卫。每天中午请校长批准我晚到校1个小时。”校长听了大惑不解,我笑着说明了情况后,他摇着我的手说:“这个假我批,不耽误给学生上课就行。”

月色透着凉,窗外秋虫已鸣成一片,不觉间又闯进秋月里。

秋虫当中,蟋蟀最逗人,唱的歌也最婉转动听。蟋蟀的歌声,如秋之细雨,绵绵密密地展开,悠悠缓缓地走来。站在石桥上听过去,像是看见清晨浮起的一层薄烟。

蟋蟀也有唱累的时候,它们会停上片刻,夜似乎静下来。但总有个别的不合群,三三两两地还在那里响着嗓子,“吱、吱”,一声声地喊着,唱着,一点一丛,仿若三两颗星星眨着眼,一闪一闪地显出自己的特别来。

秋风又起,月光里云影朦胧着。看不见的角落里,一个个小蟋蟀又精神起来。这可爱的“小灯盏”,一下子都点亮了,轻吟声千丝万缕地融在一起。蝉鸣烦躁,蛙声逼你的心,蟋蟀的嗓子喊得漫不经心,轻手轻脚地就把夜给叫醒了,月光也婆婆娑娑地向四处散。这小东西,明明是秋虫,唱的歌却带有几分油油的绿意。

有朋来我家,送与我一对上好的蟋蟀,不仅好斗,而且善鸣。分别放进2个紫檀蟋蟀罐里,白天拿出来看看,夜间它们就在阳台上对着唱,唱着唱着就停下来。片刻,一只蟋蟀又开始唱,另一只也跟着和鸣,我的住所充满了生趣。半月有余,我想了想,还是把它们放回原野去吧。蟋蟀之于我是珍贵的,大自然之于蟋蟀,又何尝不是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