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个餐馆都自己订做火柴的

二十多岁的颜君这一年多神使鬼差般地喜欢上了火柴收藏,并且很快发展到如痴如迷的地步。然而现在是火机流行的时代,火柴在市场上几乎找不见,就是有也是特别简陋的那种,没有一点收藏价值。于是颜君把收藏的目标盯到了餐馆上,每到一个餐馆就餐,颜君的第一
二十多岁的颜君这一年多神使鬼差般地喜欢上了火柴收藏,并且很快发展到如痴如迷的地步。然而现在是火机流行的时代,火柴在市场上几乎找不见,就是有也是特别简陋的那种,没有一点收藏价值。于是颜君把收藏的目标盯到了餐馆上,每到一个餐馆就餐,颜君的第一件事不是问餐馆有什么最拿手的菜,而是先问服务员有没有餐馆自己定做的火柴,有的话就先要一盒。
不是每个餐馆都自己订做火柴的,于是颜君便记下了订做有火柴的餐馆,每当有朋友请客时,他便极力撺掇大家去那个餐馆。到了餐馆,他的第一件事仍是要一盒火柴。
时间长了,朋友们也都发现了颜君的这一嗜好。可大家不明白,收藏火柴一个品牌有一个就行了,干吗颜君每次都要,他是不是有些变态呀!有的人说颜君,现在是火机当家作主的时代,各种各样的火机品种数不胜数、花样美不胜收,谁还收藏火柴,你真是土得掉渣,没有一点年轻人的新潮与朝气。颜君听了笑笑说,我喜欢。有的人为了和颜君开玩笑,请客吃饭时故意不去那些有自己订做火柴的餐馆。几次之后,颜君看出大家和他开玩笑,便低声下气乞求朋友们。朋友们商量后说,去可以,就坐以后,你必须先喝一碗儿酒。颜君爽快地答应了下了。
颜君酒量不大,一碗儿酒有三两。三两酒下肚颜君便做起了神仙。可不管他怎样面红耳赤,怎样步履蹒跚,怎样胃里翻江倒海,他最忘不了的还是临走时,拿起大家还没有用完的火柴放进自己的口袋。
这天颜君又喝多了,我不放心把他送回了家。开门的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老太太手哆嗦着,嘴嘟囔着,把颜君往屋里边送。颜君在醉意朦胧中边从口袋里掏,边说:“奶奶,给,火柴,又够你用一段时间了!”
我这时才知道颜君要火柴不是为了收藏,而是为了给他的奶奶,心中很是诧异,就问老太太要这么多火柴干什么。老太太解释说,她信佛,早晚都要烧香,可这一年多老了,手不听使唤了,老是哆嗦,火机怎么也用不成了,家里人都有工作要上班,平时又没有其他人帮助她,她很苦恼。一次她尝试着用火柴,谁知在划了几根之后竟点燃了蜡烛。孙子颜君知道了以后,每回外出吃饭都要给她带回来餐馆里那种特制的加长火柴。划着后,不管手怎么哆嗦,总有根火柴在烧完时,能点着蜡烛。
听着老太太的讲述,我在被颜君的孝心深深感动的同时,心想,颜君肯定也是个佛教徒,要不然,他为什么这样支持奶奶烧香拜佛。
第二天,我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特地打电话给颜君,问他是不是信佛。颜君在电话那头迟疑了一下,说:“我,信佛呀!孝就是佛呀!”
“孝就是佛”,这短短的四个字又使我对佛有了新的感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