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这个生意做到全国

我相信,在这个世界,有一种花,香艳得久,传承得远,它叫佛花。
牵着女儿,从广场邮局出来。
那个现做现卖龙须糖的人还在。每次来这里,都能见到她,只是她身旁的人换了。以前一直都是一个年纪相当的中年男子,这回,是个男孩子,15岁上下,稚嫩、青涩,东
我相信,在这个世界,有一种花,香艳得久,传承得远,它叫佛花。
牵着女儿,从广场邮局出来。
那个现做现卖龙须糖的人还在。每次来这里,都能见到她,只是她身旁的人换了。以前一直都是一个年纪相当的中年男子,这回,是个男孩子,15岁上下,稚嫩、青涩,东张西望,眼里满是羞涩。
每次打她身边走过,女儿都吵着要吃龙须糖,都被我以不干净、会吃坏牙等为由拒绝了。这次路过卖龙须糖的女人,女儿很懂事地说:“那个龙须糖不能吃!”那个女人本能地吃惊地看了我们一眼,颇有些凄凉。也就是一刹那,她复低头,只见双唇翕动,难闻其声。面对儿子,她那么低声下气,一定是在求着什么……我能猜出来,一定是青春叛逆的儿子不听话。作为母亲的她就那样低声气地苦劝。
走出十步开外,我拉女儿重回到龙须糖小摊前,向她要了一份。她微笑着收钱,谦恭地递来一盒,说:“很好吃的,香甜松脆,绿色食品,没有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没有理会她,转而对她儿子说:“你不要读书呀?怎么陪妈妈卖这个呢?”她接过茬去,说:“是啊,都劝了他好多天,马上要中考了,还不回学校,急死人!”她的焦急模样,让人备感心酸。
那一刻,男孩坚定地说:“妈,我明天就回去!” 就因了这一句,她笑靥如花。
朋友开了一间影视广告公司,生意红火过一阵。金融风暴袭来,单子越来越难接,生意急转直下。直到现在,也没能恢复当年的元气。
为了培育、开拓新的经济增长点,他让手下员工制作了一批三维动画片,然后将客人的照片合成个性化电子相册,颇有些电影效果。起初,他拿几个成片去南昌的影楼扫楼推销,一个电子相册收费20元,卖得还不错。特别是“蜜蜜花园”版,深受新婚夫妇的喜欢。
之后,朋友聘请了一个女大学生,在网上销售。对此,我不太看好。没有第三方保障,没有约束,仅靠一个QQ,想把这个生意做到全国,未免太困难了点。
事实证明,我想错了。
朋友后来将个性化电子相册,做到年售10万余元,生意遍及全国数十个省市区,已是公司最为成功而且相对稳定的新财源。
我问朋友:“有没有客户让你做电子相册,不付钱的呢?”
朋友说:“有啊,不过只有两个,一次是380元,一次是220元。你要知道,世上还是好人多,做生意不诚信的人,终归还是少数。”
坐在朋友的公司里,看着那些赏心悦目的电子相册,以及相册里那一张张幸福的笑脸,我似乎闻到了怡人的花香。
蜂蜜是大自然的精灵。
小时候,养蜂的大舅将他的峰箱驻扎在我们村后山上。我去那里玩的时候,常看到嗡嗡飞舞的蜜蜂,寻花采蜜,一刻也不停歇。
长大后,发现养蜂的大舅其实也像蜜蜂一样,冬末离家,去全国各地找花源,放置好蜂箱;呆过花期,又辗转他处;深秋花歇,又包辆大货车,从远方奔回故乡。每年光运费,对于一个农民而言,就是天价。年景好,有些收成,才会有赚头;灾年,花事不旺,铁定就亏了,不光赔了一年的力气,还有本钱。
一次在网上看到了个图文并茂的帖子《让你看看真实的养蜂人》,童年的印象立即在大脑里复活,我依稀看到了大舅的身影,感受到他一家人东奔西走的艰辛。
眼睛为之一亮的是,我看到后面一个跟帖——从此不再吃蜂蜜,养蜂人太辛苦了。那一刻,我似乎看到比天底最美的花还要美的那朵,从网络里蔓延而来,盛妍在明媚的春光里。
开在尘世间的佛花,一小朵,一小朵,清香溢满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