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了父亲那位先祖之事

诵地藏经帮助被枪杀的先祖脱离恶道

诵地藏经助被枪杀的先祖脱离恶道

98年始母亲的腿突然无来由瘸了,中西医、理治等等形形色色的治疗,大半生的积蓄耗尽也不见好,无计可施之下,采用了此法。
200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楼下有一关系要好邻居家,其家来了一位神汉亲戚,自称能看病根。但要于深夜十二点才能作法。
当时我和父亲只是觉得好笑,没有一同前往,不一会儿,母亲口气严肃打来电话让父亲也去一趟,一个小时后二人回来,告诉我,神汉说是父亲家族两个死于枪下的祖先来找母亲的麻烦。于是母亲叫父亲过去问是否确有其事。父亲只知一先祖死于枪口,另一位不知何所终,遗体都没有找到。
共产常员身份的母亲当时一脸疑惑,“干嘛找我?我不认识他们啊?!”
此前,父亲从没有和我们提过曾有一位先祖死于枪口之下,至于另一位。他小时听长辈说过,一位先祖,当年被请去为一个家族调解纠纷,之后,便再也没有回家。当年正值乱世,无从查起。
治病的方法只是按神汉所言的解法去做,到七八个村庄找井水,五六个山坡找杂草,奇奇怪怪的药方我没有记全,我那兄弟牢骚满腹地开车陪父母去“从事迷信活动”。
那时我还没有学佛学,不知可持《地藏经》,所以只是觉得邪门罢了。总之,那些解药也没让母亲的腿见好。
前些日子读经回向给父亲怨亲债主时,想起了这件事,及这二位先祖。
于是决定先读七部《地藏经》给那位尸骨无存的先祖。
读经一遍回向给这位失踪的先祖时,突然哭了,其实我什么也没有想啊。
我是这样回向的,“弟子某某愿以恭诵《地藏经》一部之功德,回向给弟某氏家族一位先祖,当年他老人家外出遇难,尸骨无存,魂神不知落在何趣,祈请南无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萨慈悲作主,超拨他,令他业障得消,离苦得乐,即时解脱,往生西方净土,发菩萨心,修成佛道。”
一连读了七天,一天一部,七天之后做一梦。梦中,爬山,奇怪,居然是九十度笔直的山道,极其险恶,浅浅的石壁坑仅供脚睬手抓,手脚稍一松懈,便要落入深渊,每一步,很艰难,也很累,我前面一位老人手脚已开始无力,脚下总在打滑,随时要掉下去的样子,我想着一定要帮他,于是我时而用左肩顶,时而用手托他的脚,并大声恳求他前面的人,请拉老人一把。前面的人显然已到山顶,用手拉老人,我的手托着他的脚,随着他脱离险路,我自己也安全到达。哇!山顶却是开阔平坦处,别有洞天,令人欢喜。
我带着愉悦感醒来,感觉浑身酸痛,如同真爬了险道一般。当时只是想,自己读地藏经前,有时也会梦自己独自走到险路上,无援无助好难走,这次却梦到走到险道上还能帮人。
后来读经时,忽有一念闪现,我这个梦分明是感应梦嘛!
先祖即然来找母亲,令母亲身体不好,定是落在了恶趣,梦中所爬之路,正是恶道啊,这个老人不就是我的“先祖”吗?这个梦,不就是告诉我,这位先祖在我的助力帮助下,得脱恶道了啊!
前日与父亲联系,问了父亲那位先祖之事,父亲说,那是我的太爷爷,即父亲的爷爷,失踪时,年仅四十七岁!不又和梦相应!之前我只知是一位先祖,是哪一辈的,却没有搞清。
父亲同时告诉我,他和母亲有时也读我代他们所请的地藏经,父亲犹喜弘化社的折本地藏经。母亲的腿好多了,平时生活在一起看不出来,那些不与母亲常见面的人,一见母亲都说她比以前好多了。
父亲还告诉我,我那令父母头痛的兄弟,这些日子以来,也听话多了。
末了父亲对我说了一句“平时你没事时,多念点经!”哈哈,我太高兴了,从置之不理,到有所了解,到要我多读经,这是很大的转变啊,我希望他们有一天自己想着去皈依了!那就好了!!
下一步,我要读经给另一位死于乱世枪口下的先祖,以及母亲曾梦到的过得不好的外公,爷爷去世时,嗔心重,我也需为他读经才是。
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 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 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