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耶惟檀王妃等当众羞辱了提婆达多

耶惟檀王妃—同行等流 两世被辱

一时,佛在迦毗皤舍堵城。提婆达多当时杀害了莲花色比丘尼,因此,萨迦国王把他驱逐出境,他无处可去,就想:应该到迦毗皤舍堵城去。到了之後他又琢磨:我现在杀释迦比丘没有能力,证得佛果也没有能力,那就回到原来悉达多太子的王宫里去,跟那些王妃搞好关系,再进一步得到王位。他作著这样的美梦。之後,他特地派人跟耶输陀罗、耶惟檀等说:「释迦比丘说自己远离了贪心,可又娶了这么多王妃,若无贪欲心就不应娶妃子,这种作法很不如法。如果您们对提婆达多有信心,就跟他商量,他很想做国王。」听後,两位王妃一起商量对策。後来她们决定:我们如果直接制止可能不太好,不如让他来王宫,我们当众奚落羞辱他。於是派人告诉提婆达多说:「我们很乐意让你来宫中,有什么事我们一起商量,会让你如愿以偿的。」提婆达多闻此欣喜若狂,立刻赶赴宫中。当时宫中仍有悉达多太子的法座,他得意洋洋地想坐法座,但诸天神以为很不如法,马上把法座用神变隐藏。耶惟檀王妃带著所有王妃坐在宫门前的台阶上准备接待提婆达多。耶惟檀独自高坐,当她见到提婆达多得意忘形地走来,内心觉得好笑,就上前假装殷勤地说:「欢迎您的到来。」提婆达多合掌对王妃客套几句。王妃上前狠狠地捏住他的双手,他使劲抽也抽不出来,就这样耶惟檀王妃把他双手捏出血来。提婆达多疼痛难忍,继而王妃又将他摔倒在地,狠狠地踢他,众王妃一涌而上,以各种东西砸他,有的用牛粪打他,有的用油烫他。最终他狼狈不堪、遍体鳞伤地回到了他的眷属果呷乐嘎那里。果呷乐嘎等人问他:「今天你运气不错吧,去王宫与王妃一起享乐。」提婆达多十分尴尬。

图片 1

诸比丘得知此事,前白佛言 :「今天耶惟檀王妃等当众羞辱了提婆达多。」佛言
:「耶惟檀夫人不仅是今天羞辱他,往昔也曾当众羞辱了他。很早以前,印度鹿野苑有位梵施国王,离印度不远的不德哈拉城有位自在部国王,这两个国家因一些嫌隙互相作战,残杀了很多人。一天,梵施国王与众臣谈论一些关於女人的事情。梵施国王问众大臣:『哪些女人长得最漂亮?』群臣各抒己见。其中一个人告诉国王:『他们所见的都比不上自在部王妃,其貌美非其他女人比!』听到此言,梵施国王突然生起了极大贪欲心,想: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得到自在部王妃,但要得到她唯有先平息两国之争,缓解矛盾之後再找机会。於是便设法与自在部国王言欢和解。过了一段时间,他专门派人告诉自在部王的王妃说:『两国和合我意在於你,能否赏个机会,我俩面谈为宜!』自在部王妃就将此事悄悄地告诉了自在部国王并说
:『如果您同意,我想召集众人当众羞辱他。
国王同意了。接著她又宽慰国王:『请您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您不要过於计较!然後自在部王妃派信使告诉梵施国王:『臣妾明白陛下之意,但有碍於自在部国王,若您真有诚意,最好先杀掉他方便我俩行事。』梵施国王得信後觉得这很容易。他马上又恶化两国之间的关系,并派四大军队攻打自在部国
。一天早上,整个布德哈拉城被包围得水泻不通,自在部国王手下的一些人也被杀害了。这时,王妃又派人对梵施国王说:『你杀下面的人有什么用,你的目的是为了我,现在本宫仅有我独自一人,你穿上一套普通市民的衣服来就是了。』梵施国王信以为真,马上迫不及待地找了一套破烂衫换上,溜进王宫。这时候,自在部王的王妃突然抓住他的手高喊:『自在部王、王子、大臣、商主们,梵施国王非法偷溜进我宫,欲行邪淫??。』自在部国王进来说:『你身为国王却溜进我宫中欲行邪淫,实不如法,当以刑处之。』自在部王妃说:『杀了他也没多大意义,不如当众羞辱他,再让他滚。』於是,王妃上去狠狠地踢他,众人也用各种东西打他,用油烫他,他也是半死不活地离开了自在部王的王宫。

众比丘,当时的自在部国王就是现在的我,王妃就是现在的耶惟檀王妃,梵施国王就是现在的提婆达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