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谓无心

若为口实,人将妖我

一日,有异人衣冠锦簇的来到嵩岳元圭禅师的道场,从者极多,轻步舒徐,称谒大师。师睹其形貌,奇伟非常,乃谕之曰:“善来!仁者胡为而至?”
彼曰:“师宁识我邪?” 师曰:“吾观佛与众生等,吾一目之,岂分别邪?”
彼曰:“我,此岳神也,能生死于人。师安得一目我哉!”
师曰:“吾本不生,汝焉能死?吾视身与空等,视吾与汝等,汝能坏空与汝乎?苟能坏空及汝,吾则不生不灭也。汝尚不能如是,又焉能生死吾邪?”
神稽首曰:“我亦聪明正直之山神,岂知师有广大之智辩乎?愿授以正戒,令我度世。”
师曰:“汝既乞戒,即既戒也。所以者何?戒外无戒,又何戒哉!”
神曰:“此理也,我闻茫昧,只求师戒我身为师门弟子。”

师即为张座,秉炉正几曰:“付汝五戒。若能奉持,即应曰‘能’;不能,即曰‘否’。”
曰:“谨受教。” 师曰:“汝能不淫乎?”曰:“我亦娶也。”
师曰:“非谓此也,谓无罗欲也。” 曰:“能。” 师曰:“汝能不盗乎?”
曰:“何乏我也!焉有盗取哉?”
师曰:“非谓此也,谓飨而福淫,不供而祸善也。” 曰:“能。”
师曰:“汝能不杀乎?” 曰:“实司其柄,焉曰不杀?”
师曰:“非谓此也,谓有滥误疑混也。” 曰:“能。” 师曰:“汝能不妄乎?”
曰:“我正直,焉有妄乎?” 师曰:“非谓此也,谓先后不合天心也。” 曰:“能。”
师曰:“汝不遭酒败乎?” 曰:“能。” 师曰:“如上是为佛戒也。”

又言:“以有心奉持而无心拘执,以有心为物而无心想身。能如是,则先天地生不为精,后天地死不为老,终日变化而不为动,毕尽寂默而不为休。信此,则虽娶非妻也,虽飨非取也,虽柄非权也,虽作非故也,虽醉非惛也。若能无心于万物,则罗欲不为淫,福淫祸善不为盗,滥误疑混不为杀,先后违天不为妄,惛荒颠倒不为醉,是谓无心也。无心则无戒,无戒则无心。无佛无众生,无汝及无我,孰为戒哉?”

神曰:“我神通亚佛。”
师曰:“汝神通十句:五能五不能。佛则十句:七能三不能。”
神悚然避席,跪启曰:“可得闻乎?” 师曰:“汝能戾上帝、东天行而西七曜乎?”
曰:“不能。” 师曰:“汝能夺地祇、融五岳而结四海乎?” 曰:“不能。”
师曰:“是谓五不能也。佛能空一切相,成万法智,而不能即灭定业;佛能知群有性,穷亿劫事,而不能化导无缘;佛能度无量有情,而不能尽众生界。是为三不能也。定业亦不牢久,无缘亦是一期,众生界本无增减,亘无一人能主其法。有法无主,是谓无法。无法无主,是谓无心。如我解佛,亦无神通也,但能以无心通达一切法尔。”

神曰:“我诚浅昧,未闻空义。师所授戒,我当奉行。今愿报慈德,效我所能。”
师曰:“吾观身无物,观法无常,块然更有何欲邪?”
神曰:“师必命我为世间事,展我小神功,使已发心、初发心、未发心、不信心、必信心五等人目我神踪,知有佛有神,有能有不能,有自然有非自然者。”
师曰:“无为是,无为是。”
神曰:“佛亦使神护法,师宁堕叛佛邪?愿随意垂诲。”
师不得已而言曰:“东岩寺之障,莽然无树,北岫有之而背非屏拥。汝能移北树于东岭乎?”
神曰:“已闻命矣。然昏夜必有喧动,愿师无骇。”即作礼辞去。
师门送而且观之,见仪卫逶迤,如王者之状,岚霭烟霞,纷纶间错,幢幡环佩,凌空隐没焉。

其夕,果有暴风吼雷,奔云掣电,栋宇摇荡,宿鸟声喧。师谓众曰:“无怖!无怖!神与我契矣。”
诘旦和霁,则北岩松栝尽移东岭,森然行植。师谓其徒曰:“吾没后,无令外知,若为口实,人将妖我。”

“我死之后,不要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啊,若是大家说起来,会说我是妖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