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梁山伯和祝英台那样在床中间放碗水

志红: 最近还好吗?
也许你又该笑我用这种老方式与你沟通了,我喜欢让心底的感情透过灵动的笔尖成为永恒,让爱在青春的岁月里留下一抹淡淡的痕迹。
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那时我们天各一方,我在东莞源兴光学仪器公司做总务,你在深圳溢兴塑胶厂做人事经
志红: 最近还好吗?
也许你又该笑我用这种老方式与你沟通了,我喜欢让心底的感情透过灵动的笔尖成为永恒,让爱在青春的岁月里留下一抹淡淡的痕迹。
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那时我们天各一方,我在东莞源兴光学仪器公司做总务,你在深圳溢兴塑胶厂做人事经理。由于卓博人才网的王小姐同我们有业务上的往来,有一天,她无意间介绍我们认识,我们谈论理想、交流工作经验,到最后谈的话题逐渐转移到个人生活上,竟发现彼此有很多共同之处!至今我独处的时候常感慨上天对我的恩赐,如果我们不是从事人力资源工作;如果你不是大我8岁;如果你不是退伍军人;如果你不是和我同乡;如果彼此没有在心底期待真爱的出现……那么,我们绝对不可能相识、相知、相惜。
去年十二月十六号,我记得很清楚,你穿了一件海蓝色的夹克,站在同沙公园对面昏黄的路灯下,我站在阳台上,断定那个高大的身影一定是你,我感觉又高兴又紧张。我对好姐妹小韦说,牺牲一下她,让她陪我去接你。她笑我:“万一他认错了,你舍得啊?”于是我对她嘱咐:见了你之后,不许出声,让你猜猜哪一个才是我。有点像现代版的唐伯虎点秋香,其实我也没有这么刁蛮,只是想从中看一下你是否很在意对方的外表,也想知道你是否真与我心有灵犀。之前你说过来看我的时候,我还说了一个更“刁蛮”的条件:如果天不下雨了就见面。我的理由是,万物须讲天时、地利、人和,如果我们真有缘的话,一定可以感动上天。可说了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气候我们谁都无法控制,但话已出口,不好收回。令人欣喜的是,那天老天竟真的没有下雨,还出了太阳!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当我和小韦同时出现在你面前时,你先是盯着我们看,最后将目光定格在我的脸上。小韦再也忍不住了,捂着嘴笑,而我,则羞涩地低着头,不敢迎接你热辣的目光。
来到我的小屋,在进门的那一刻,我发现你的表情由惊讶变为惊喜,很有家的味道对吧?光洁的地板、明亮的落地窗、鹅黄色的床单,客厅的小方桌上摆着我刚从超市采购回来的水果;厨房里,已洗净切好的菜摆在盘子里,就等你来做饭,考你的厨艺。你笑了,脱下外套,放下手中的购物袋,一头钻进了厨房。我故意没买佐料,谁知你的厨艺非常好,清淡爽口的菜肴,让节食许久的我打了一顿牙祭,甚至想,要是能天天吃你做的菜就好了。
你在厨房忙碌的时候,我看了一下你从深圳给我带来的礼物,竟然是苹果和龙须面!我想起你平时问我喜欢吃什么。我就说苹果,既美容又减肥,其次是面条,因为比较省时。没想到你竟然从深圳带来了,你真的很细心!
由于初次见面,彼此都很拘谨,但气氛一直都甜蜜温馨。饭后,小韦走了,房间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我紧张不安地抱着枕头不说话,你为了逗我笑,掏出手机给我看你在虎门客满堂酒店工作时拍的聚餐画面。我终于不再紧张,你又像变魔术似的递过来一枚亮晶晶的钻戒,说是第一次见面的礼物。我呆了,因为我从未收到过这种礼物,你解释说是你的前任上司送给你的。我笑着收下了,因为你是个诚实的好男孩。
到了该睡觉的时间,由于屋里只有一张席梦思,你说睡地板,我不愿意,怕你冻,也争着要睡地板。最后你提议,像梁山伯和祝英台那样在床中间放碗水,我笑你笨,这床是软的,中间凹进去了,如何放?于是我说,不脱衣服睡。我们就这样并肩躺着,你给我讲了很多你在部队当班长时的趣事,还给我唱《我的老班长》和《打靶归来》。后来我的手机就下载了这两首歌,听着歌,我就想起了那个浪漫而难忘的夜晚!被子很薄,睡梦中,我感到你为我掖了好几次被角,我想你一定是我理想中能给我三种爱的人:父亲的疼爱,兄长的关爱,恋人间的情爱。我从小时候起就有睡觉踢被子的习惯,爸爸就是这样照顾我的,我们像两只小老鼠温暖着彼此的身体,什么都没发生。
第二天,我早早地起床了,做好早餐等你起床,看你吃得津津有味,我心里充满了幸福!随后,我们相约去人民公园,因为车上人多,中途我们改去了旗峰公园。爬山的时候,我陶醉在大自然中,而你一直欲言又止,后来下山时,你忍不住问我:“领导,审核一下我吧,合不合格?”我被你这句话逗乐了,说:“还行。”你说:“不对,领导,你应该这样说:李志红同志,经本领导审核,你已经被批准了。”
那一天过得非常愉快,直到今天我仍然会想起那个温暖的午后……
临别时,你问我下次什么时候可以来看我,我说明年国庆吧,你说不行,太久了,于是我说:“那你过生日的时候吧?”他问:“为什么不是你生日呢?”我说:“不行,我是正月的生日,太近了。”你一脸的无奈,问我:“我的生日是四月三十日,你怕不怕我们相隔太远,太久不见面会淡化彼此的友情?”我说:“不怕,古人云: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喜欢用时间来考验人,五年或是更久,你怕吗?”他说:“如果我现在答应你五年或是十年,那肯定是假话,我希望不要太久,三年好吗?”望着你一脸的坦诚,我说:“三年中你可以选择别人,如果三年后的今天你还能像今天这样,我一定答应你。”于是,我和你有了这个三年的约定。
为了不让空间的距离淡化我们的感情,我追随你来了深圳。刚来的时候,很不习惯,因为你和我联系很少,我伤心地哭了,偌大一个深圳,我只认识你,可你却不来看我,我开始发脾气。后来看到张爱玲的小说《半生缘》,当顾蔓桢和沈世均十八年后再相见,内心的凄凉呼之欲出,蔓桢对世均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世均,我们再也回不去了……”这句心碎的呢喃让我唏嘘不已!我很后悔,你肯定是因为工作忙,你一定很累,所以一时忘记联络我,对吗?原谅我的小脾气好吗?我不想轻易放弃一段刚萌芽的感情。
可是,上次在我将要决定去河源做人事工作的那天晚上,你没有劝我留下来。我哭了,哭得很伤心。你只是问我为什么要去那么远?我说:你就不能给我一个留下的理由吗?你说:你为什么总是要别人给你理由呢?你知道吗?你在我心里根本就不是“别人”啊!平时我总是叫你“哥”,但是我不相信你只当我是妹妹,因为你本来就很含蓄,不善于表达感情,我相信这份沉默的爱的背后是一个会实际行动的男子汉,我给你写了一首小诗:
你是我森林的精灵 你是我暗夜的星河 你是我一首单恋的情歌
从来没这么刻骨铭心地爱过 今生无缘 我们擦肩而过 或许
前世我欠你的太多,太多……
含泪给你写完这封信,可我还是没有勇气将它发出,希望有一天,你翻看《西江月》的时候,能够想到在同一个镇工作的我。
已是深夜了,我不知道你睡否。唯有问一声:“一个人,你睡得好吗?”
永远爱你的婷婷 2007年5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