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班哼了一声没再理我

米格说,没见过我这么爱睡的人。我说,大好春光,不睡浪费。前排的陈泽就回过头看我一眼。
物理老太转身板书的时候,米格忽然从身旁的后门冲出去,迅雷不及掩耳地摘了朵迎春花再冲回来,物理老太刚刚写完阿基米德定律。送给你,睡公主。王子送公主的应该是玫
米格说,没见过我这么爱睡的人。我说,大好春光,不睡浪费。前排的陈泽就回过头看我一眼。
物理老太转身板书的时候,米格忽然从身旁的后门冲出去,迅雷不及掩耳地摘了朵迎春花再冲回来,物理老太刚刚写完阿基米德定律。“送给你,睡公主。”“王子送公主的应该是玫瑰好不好?”“你又不是公主!”“可我一直当你是我的王子耶。”我笑嘻嘻地说,米格一翻眼,晕倒在桌上。
陈泽回头,在唇边竖起食指:“嘘。” 我竖起物理课本,睡了。
米格不知从哪儿倒腾来的物理练习册:“快抄!”那几个专供拷贝的优等生都跟小学生似的,米格说她怕怕,只爱抄我翻录过的版本。
二话不说,接过就抄,我熟练如流水线上的女工,埋头苦干。“米格,笔没水了!”我扑向身边的米格,娇滴滴如黄莺出谷,回应我的却是变声期的男声!“要不要我来帮你抄啊?”学委熊标面无表情地坐在米格座位上,我的手正搂着他肥胖的身躯。
米格一脸讪笑垂手立在一边,她一定是非法占有他人财物——姐妹一场总不能说她“偷”!我忙不迭缩回双手,嘀咕道:“吃亏了吃亏了,可老爸说吃亏就是占便宜!”“关雨陵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大学中庸琼瑶古龙第二道彩虹!”“啊?……”
米格大笑,随即捂住嘴,在熊标的瞪视下拼命抽动双肩。他悻悻然:“下次再拿我的作业来抄我就……”“告诉老班嘛!”我和米格齐声念然后笑了个翻天覆地。“告诉老班”是他的口头禅,这么大个人了,动不动就“告诉老班”,难怪连着两学期选班长都输给陈泽。
陈泽把身子侧成四十五度,等我们笑完了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教你解题……”他一本正经,我便呵欠连天,又趴下了:“很烦咧,困了。”
胳膊与课桌的空隙里走过陈泽长长的腿,他被我反围剿了。
“若夫淫雨霏霏,被子连月不开,至若春和景明,不如一睡不醒。”老班很喜欢让我们默写,说是打牢我们的文字基础,将来在考场上写不出来作文至少可以吟咏几句填满格子。可他对我的吟咏之作表现出高血压患者的临床症状,牙关打战道:“关雨陵,你是存心气我!”“对不起啦,我昨天晚上没睡好。”“那么你哪天睡得好,我第二天再让你默写!”老班的厉害不是盖的,对抗是没有用“滴”,我还是认输吧。
“今天中午睡得很好,现在就写。”老班哼了一声没再理我。
在办公室默写完了,我垂头丧气出来,米格迎上来:“没怎么样吧?”“不就是重新默写一遍嘛,少睡二十分钟而已,半堂政治课就补回来了!”刚想来个响遏行云的大笑,有人叫我:“关雨陵。”
陈泽站在紫藤架下,慢慢眨了下眼睛:“你的默写,很精彩。”哦,他也会站在我这边?他不是老班的心腹吗?我咧开嘴,笑得没风没度:“帮我拷贝个一千一万份,让它流传在人间吧。”“没问题,可我有个条件。”
米格附耳过来:“会不会是老班派来的卧底?”“不怕。”我挺挺胸:“什么条件?”“以后只能抄我的作业。”咳,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抄谁的不都一样?这哪是什么条件,分明是大派送嘛!
暖暖的斜阳把陈泽的影子一直拖到我脚下,我眯起眼睛看天边,呵呵,不会是太阳从东边落下去了吧?
下午自习课本是春睡的黄金时段,陈泽却在这时向我进贡他的作业。只好强打精神抄。连着几天下来,我的瞌睡虫到了下午的黄金时段就跑光了,米格说,单细胞动物的生物钟调整起来就是快。我说,请问米格同学,你是在“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她眼一翻,又晕在课桌上了。陈泽回头,欲语还休的一个笑容,我还了个有声有色的呵欠。
陈泽的字迹虽然不漂亮却很整齐清爽,我抄起来不费力气,还有富余时间看一眼解题步骤,积少成多居然还背下了几条三角函数公式。不过奇怪的是,这家伙写作业越来越慢了,我得拆整为零花一整天来抄,原先的睡觉时间不知不觉都变成了拷贝时间,米格不用替我放哨了,得了便宜还卖乖:“唉呀,上课你不睡觉我真无聊,听老头老太太讲课还不如听你说梦话!”“那你让陈泽写快一点,害我都没时间睡觉了。”本来我们在小声咬耳朵,这个米格伸手就去拍陈泽的后背:“喂!”陈泽无奈地侧过四十五度:“怎么?”“如果你很有诚意让关雨陵抄,就痛快点一次付清,不要分期付款,同意否?”我趴着装睡,感觉陈泽的目光烫烫地逡巡过去。然后是他淡淡的声音:“等她醒了,让她自己来说。”
我当然没有说,说了就没脸在江湖混下去了。只是老想起那天他的话:“等她醒了,让她自己来说。”声音里有种我说不上来的情绪,怅怅的,涩涩的,风一样忽远忽近,盘旋不去。如果当时我没睡,就会看见他的表情,就算声音能藏住,他的眼睛却藏不住。这样想来想去,日子又走出好长一段去了,从初春到盛夏,转眼放假了。
老爸很兴奋,他的女儿从小到大第一次门门八十分以上,就算他年轻三十岁亲自上阵也未必有此成绩。这可是他的原话,如假包换。我得到的奖励却是——参加学校暑期补习!
米格说我爸的思路一向与众不同。人家吃大餐买电脑出国游我却要上补习班!我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连老妈也不帮我:“既然你有这么大的进步,说明你的潜力是很大的,爸妈是为了你好!”好吧,反正我终于有时间睡觉了,就算补偿一下被陈泽的作业占去的时间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