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走在另一条上学的路上 ——已不再需要惊动

已不再需要惊动 她们睡了 能搬开她们身上的瓦砾,但已搬不走
压在她们身上的噩运 在废墟下呼吸完最后一口气 她们睡了。此地 校舍倒尽
只有天堂里还响着上课铃声 像经历了一次漫长的课间休息,她们幼小的魂魄
正走在另一条上学的路上 已不再需要惊动,不再需 ——已不再需要惊动 她们睡了
能搬开她们身上的瓦砾,但已搬不走 压在她们身上的噩运
在废墟下呼吸完最后一口气 她们睡了。此地 校舍倒尽
只有天堂里还响着上课铃声 像经历了一次漫长的课间休息,她们幼小的魂魄
正走在另一条上学的路上 ——已不再需要惊动,不再需要 我们的哭泣、呼喊、祈祷
悲伤的火化成了冰冷的灰 她们睡了 此刻,她们需要安静 此刻,我们泪水流尽
此刻,连地球也像个知道闯了祸的孩子 悄悄溜回来,站在我们中间 烛光祭
江里的烛火,一小点一小点 无声滑动 孔明灯也一盏盏升起来
在高处,飘举的灵魂需要指引 江里的灯很小,移动得也很慢
多少灵魂顺从了流水的安排 我看不见,却知道他们正从我面前 缓缓而去
江以它的宽阔,呵护着我们的今生 和另一些人的后世 远方,广大、黑暗
让我们一起,给那里 送去些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