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当时正参加庐山会议的王洪文

林彪事件中汪东兴有什么不能说的“特殊任务”

2016-06-28 21:56:27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九一三事件发生,林彪、叶群折戟沉沙,黄、吴、李、邱,则跟着全部陷入地狱。甚至,完全与“林彪集团”无关,仅仅是因在河北及保定文革高潮中,与陈伯达有些工作往来的政治局候补委员李雪峰、北京军区司令郑维山,也被株连撤职关押。

图片 1

但是,积极参入批张春桥事件的“主犯”之一汪东兴,却竟然安然无恙。当毛泽东对陈伯达大发雷霆后,汪东兴仅先后作了二份几百个字的捡讨,居然便得以轻松解脱,并从此太平无事,而且日后还步步高升,官越做越大。这事,有些让人费解。

连当时正参加庐山会议的王洪文,都深感奇怪。庐山会议后段的一天晚上,江青召见了张春桥、王洪文等上海帮人员。在召见中,王洪文当面向江青提出一个疑问:“东兴同志为什么要那样发言?他是毛主席身边的人啊!”

对此,当时江青即很轻描淡写的回答:“哦,老汪吗?他也收到了一份材料,不过他事先可不知道那些人的活动。那天在华北组的会上,听了陈伯达的发言,不知怎么搞的,他的头脑发热,就说了那番话。老汪他已向主席作了捡讨”。

江青一口一个“老汪”,充分显露了,当时的汪东兴仍与毛泽东存在着亲密关系。

不过,照历代官场规律看,一个首脑人物,一般是不会容许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与外边的人联系太密、更绝不会容忍其有任何背叛自己的行为。

然而,在庐山会议中,作为毛泽东的贴身卫队长,汪东兴却居然敢大咧咧地与“林彪集团”成员密切往来,互通情报,并且与他们策划并发动了突袭张春桥的中央政治事件。

事后,汪东兴却能够丝毫不被毛泽东追究,仍能继续安安稳稳做他的“大内总管”!

曾让无数人丢官、掉脑袋的官场潜规则,似乎对汪东兴不起作用。

有些文章说,是因为毛泽东喜欢用旧人在身边,认为对旧人他了解些,平日用惯了汪东兴,所以,即便汪东兴卷入了“林彪集团”的活动,但只要汪事后坦白交待了,作了捡讨,便可以放过,继续使用。

然而,毛泽东这方面的雅量,似乎没有什么历史事实能予以支持。

相反,显现决绝无情之官场规则的情况,却不乏见。

例如,毛泽东对他原来的秘书周小舟、陈伯达,就丝毫没有什么恋旧之说。

众所周知,周小舟原本是毛泽东很赏识的才子。1959年庐山会议前段,毛泽东还在与周小舟进行推心置腹的交谈,并宽容周对大跃进的激烈批评,对他人传言周是什么“湖南集团”,很不以为然,反而笑说自己与小舟一样,也是“湖南集团”之人。但是,没有几天,当毛得知周小舟与彭德怀、黄克诚在庐山上有往来后,便即刻变脸,毫不容情地将仅仅尚只是候补中委的周小舟,也打入反党集团。

再说陈伯达,他长期是毛泽东的一支笔,还对毛有过一件天大功劳:在敌机轰炸解放区毛泽东住所时,陈伯达冒死营救了毛泽东;在文革的发动与初期,陈伯达更是毛依靠的重要力量之一。然而,当他在得知陈伯达与林彪等人往来密切后,毛便勃然翻脸不认人了,竟然不顾历史,怒说与陈“几十年从来没有很好配合过”,借陈伯达编了论天才语录小册子等小事,就一巴掌将他从中央第四号地位,直接撵进了囹圄。

因此,以汪东兴在庐山会议之前及之中的表现,以他与“林彪集团”往来密切的事实,若以“背主”之罪来衡量,汪东兴原本将有的结局,应是惨境难逃。

然而,汪东兴不仅没有因庐山会议上的作为而垮台,相反,他的政治地位还更加稳固:中共“九大”汪东兴尚只是政治局候补委员,林彪事件后的“十大”中,他却反而得以晋升为政治局委员。而毛泽东对汪东兴的信任度,显然也更为加重,包括将自己的许多个人私事都交给了汪处理。如毛泽东与其机要秘书张玉凤发生争吵,都是由汪东兴从中调解、劝说;甚至,连毛泽东身边的某位女青年上北京外语学院读书的手续,也都是由汪东兴经手填表办理。

历史已表明,毛泽东既容不得身边的人“背叛”他,也常对他人长久记仇而不肯释怀(长征时林彪等人举荐彭德怀欲取代毛泽东出来全权指挥军事一事,毛认为是彭的主意,结果从会理会议起,此后二十多年间,毛都将此事数次端出来,指责彭德怀),但是,他为何却又能毫不计较汪东兴与“林彪集团”的往来及汪在庐山会议上的作为,而且,事后还让汪东兴升官晋级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